第二讲 红日在胸眼自明

 

——“忠诚”品格的重大意义

 

一、“军人”的“忠诚”

 

军人的忠诚是一种惊天动地的气势,是一部彪炳千秋的史诗,军人的忠诚是一个国家不朽的魂魄,是一个民族不屈的脊梁。

 

当国际风云变幻的时候,军人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以对党的无限忠诚,筑起了拒腐防变的坚固防线;当敌人入侵祖国的时候,军人在血与人的硝烟中,以对祖国的无限忠诚,筑起了捍卫祖国尊严和领土完整的钢铁长城;当洪水肆虐的时候,军人在浊浪惊涛中,以对人民的无限忠诚,筑起了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中流砥柱…… 

 

1.1. 为什么要忠诚

 

在一个国家的全体国民当中,对忠诚度要求最高的当属军队,军队是一个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坚持后盾,所以,此时就更加要求军队要忠诚于自己的国家,再缩小来讲,那就是忠诚于国家的领导,国家的执政党。

 

我军作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保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关系我军性质和宗旨,关系社会主义前途和命运,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我军是党缔造的,一诞生便与党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始终在党的绝对领导下行动和战斗。我军的发展历史向世人昭示,我军是中国共产党绝对领导下的人民军队,军旗永远跟党走,这也是我军的必然选择。

 

1.2. 忠诚是我军成长壮大的法宝

 

军人最重是忠诚。无论什么时代、什么情况下,对于一支军队来说,忠诚是履行使命的第一动力,铸牢忠诚、奉献忠诚是对军人的第一要求。80 多年来,我军之所以能始终保持强大的凝聚力、向心力、战斗力,经受住各种考验,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最根本的就是靠党的坚强领导。无论战争形态怎么演变,军队建设内外环境怎么变化,军队组织形态怎么调整,都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这个最根本的问题守不住,军队就会变质,就不可能有战斗力。

 

我军在长期奋斗中铸就了特有的忠诚品格,那就是永远听党指挥。自觉践行忠诚、奉献忠诚,更是人民军队最鲜明的特色,是我军政治优势的突出体现和生动表达。革命战争年代,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和平时期,在急难险重任务面前,党指向哪里,就冲到哪里,随时为人民排险解难;在平凡工作岗位上, 党派到哪里,就在哪里枕戈待旦,创新奉献,守护祖国的安宁。

 

 

1.3. 忠诚是我军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根本保证

 

为服从大局,自觉忍耐,甘愿牺牲,是全军官兵听党指挥所形成的独特的优良作风。党中央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全军上下积极响应,行动迅速。那年夏天,成空某勘测队了解到当地政府要在高原修建一座民用机场,因慑于当地复杂的地形地貌和恶劣的气候环境,勘测任务无人敢于“揭榜”。部队党委找到有关部门,主动请缨承揽下这一艰巨任务。测绘区域山高路险,万木遮天,许多地方“鹰难飞、猴难攀”。勘测队员们身背几十公斤重的仪器设备,攀悬崖、涉冰河,往返于海拨5200 米以上的高峰之间,苦战数月,圆满完成了勘测任务。近5 年来,全军和武警部队支援省以上重点工程建设2000 多项,在西部大开发的各个战场上,留下一曲曲拼搏忍耐、牺牲奉献的赞歌。

 

改革开放以来,全军坚决听从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战略决策,顺利完成举世瞩目的裁军百万的任务;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作出裁军五十万的战略决策后,全军雷厉风行,如期完成。在反对“两国论”、同“法轮功”邪教组织作斗争等重大事件面前,一切行动听指挥,经受了各种严峻复杂情况的考验。

 

党指向哪里,就打到哪里;党指向哪里,胜利的旗帜就在哪里高高飘扬。我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历史和实践昭示我们:听党指挥不仅是最高政治准则, 而且是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正因为广大官兵深深地懂得了这个道理,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意志为意志,以党的方向为方向的行动,才愈加自觉,愈加坚决。 

 

二、丹心向阳的忠诚

 

伟大的事业需要伟大的精神,崇高的使命铸就崇高的忠诚。在今天继往开来、创新发展的时代,在实现富国强军的伟大征途中,我们还会面临各种灾害和危难、各种矛盾和困难、各种风险和挑战。作为时刻把国家安危担在肩上、把人民福祉系在心头的当代军人,亲历这次抗击特大地震灾难的洗礼和锤炼,一定会更加感受到忠诚品格的弥足珍贵,更加感受到铸牢忠诚、奉献忠诚的重要,也一定会更加自觉地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弘扬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为祖国昌盛、社会和谐、人民幸福,义无反顾地把奉献忠诚坚守到底!

 

2.1 忠诚品格

 

忠诚,一般指对特定对象矢志不移、尽心竭力的思想觉悟和道德情操,即忠贞诚实的思想道德品格。在阶级社会中,它实质上是一定的政治、道德关系的集中反映。军队是为一定阶级、一定国家的利益服务的。军队的特点决定了忠诚在军人的伦理观念中始终占有重要的地位。 

 

2.2 忠诚品格是武德的重要内容

 

忠诚,作为军人道德源远流长。我国春秋战圄时期的著名军事家孙武,就把“与上同意”即“忠”,放在战胜敌人的五大要素之首,并要求将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而利于主”。封建统治阶级极力褒扬军队和军人的忠波,就是要军人无条件地忠于封建帝王一家一姓的“家天下。”由于受阶级和历史的局限,封建社会军队的将士不可能将对国家、人民的忠诚与对少数当权者的忠诚相区别。资产阶级鞭挞了“忠君”观念,提出军人要“忠于宪法和国家”。但是,资产阶级国家及其宪法的阶级本质决定了这种“忠”实际上是忠于资产阶级的最高利益,为统治集团的少数人服务。

 

无产阶级军队是植根于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社会经济政治条件,适应维护无产阶级和最广大人民利益的需要而诞生和发展起来的。无产阶级利益与人民群众利益的一致,使其对自己的阶级属性、政治任务和革命目的不需要作任何隐瞒,也使其把“忠诚”品格作为对全体官兵更自觉、更彻底的政治要求和道德规范提了出来。我军官兵的忠诚品格,以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政党和军队的学说为指南,在批判地继承历代军人优秀忠诚传统的基础上,根据中国无产阶级军队的性质和特点,把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祖国、忠于社会主义完美地统一了起来,达到了历史上一切旧军人无法企及的崇高境界。

 

2.3 忠于党是革命军人忠诚品格的核心

 

邓小平指出:“我们的军队始终要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这一论断,深刻揭示了革命军人忠诚品格的内涵。首先,我们这支军队永远是党领导下的军队。党的领导是我军的“军魂”之所系,性质之攸关,胜利之保证,是我军的全部历史所昭示给我们的不可动摇的结论。其次,我们这支军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队。我军完全是为着人民的利益去工作、去战斗的,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自己的私利。革命军人只有忠于人民,才能真正实践我军的宗旨,成为人民利益的捍卫者。再次,我军又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是社会主义国家机器的主要成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是社会主义祖国的保卫者和建设者。革命军人只有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才能担当起我军的神圣使命,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能。

 

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祖国和忠于社会主义从根本上、内在关系上是一致的,而党在我们事业中的决定性作用,决定了忠于党在革命军人忠诚品格中始终处于核心地位。首先,党是中国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是各族人民的忠实代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执政党,是领导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核心力量。忠于中国共产党,也就内在地包括了忠于党所代表的人民和国家,忠于党所领导和致力于的社会主义事业。其次,党的领导是实现国家和人民群众利益的根本保证。中国共产党成功地找到了实现民族振兴、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的正确道路,解决了在我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重大课题,开创了中华民族再造辉煌的宏伟大业。离开了党的领导,人民的幸福、国家的富强、社会主义的美好前景都谈不上。因此,忠于中国共产党,体现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再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坚强有力的安全保证,是党在新时期赋予我军的历史使命,也是国家、人民和社会主义事业对我军的新要求。要完成这一历史使命,就必须尊重中国人民的历史选择,尊重我军成长壮大的历史结论,即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革命军人只有坚决听从党的指挥,坚持党的基本路线不动摇,才可能始终履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建军宗旨,当好社会主义国家的忠诚卫士。

 

三、践行忠诚

 

3.1 坚决抵制资方敌对势力的“三化”图谋

 

新时期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必须面对西方敌对势力的挑战,深入批判他们所鼓吹的“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谬论,认清其反动本质和罪恶目的,才能始终保持政治上的清醒和坚定。

 

3.1.1 抵制“军队非党化”的错误观点,强化人民军队的党性观念

 

西方敌对势力极力鼓吹“军队非党化”,其实,就连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也没有那样做。西方军队在本质上并没有“非党化”。第一,他们军队的统帅由执政党领袖担任。第二,直接控制政权和军权的上层官僚绝大多数是执政党的政治家。第三,政党之间轮流执政不等于就是非党化。在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中,军队不可能“非党化”。现在,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实行政党政治的国家,其国家和军队都要受执政党的领导,国家和军队都要被执政党的政治所“化”,根本不存在什么“非党化”的问题。

 

政党与军队的本质关系,决定了军队不可能“非党化”。政党是本阶级的“ 领导组织”,军队是本阶级的“武装组织”,军队是执行政党的政治任务、维护本阶级利益的工具。军队如果脱离了本阶级政党的领导,就必然成为脱离本阶级的异己力量。我军作为一支新型人民军队,作为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在当今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不仅不能“非党化” ,而且必须进一步强化党的观念,切实按照“三个代表”的要求,不断加强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

 

3.1.2 抵制“军队非政治化”错误观点,保持我军鲜明的无产阶级政治本色

 

“军队非政治化”掩盖了西方军队的政治性质。西方军队在对国内各个资产阶级政党的关系上,之所以“不介入”、“保持中立”,这是由西方国家同是资产阶级政党的两党或多党竞争的政治体制所要求、所决定的。在这种政治体制下,军队在党派斗争中不介入,保持中立,实际上也是一种政治态度,其本质特征就是忠于资产阶级政治。西方军队对资产阶级政治的忠诚,一方面表现在不参与资产阶级各政党的内部竞争上,这充分表现了它是整个资产阶级的驯服工具;另一方面表现在积极参与对人民群众反抗斗争的镇压上,这就充分表明了西方军队的阶级本质。而这种阶级性质却被他们所鼓吹的虚伪的“军队非政治化”所掩盖。

 

“军队非政治化”歪曲了军队与政治的本质关系。在阶级社会中,政治首先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军队则是阶级斗争的产物,是为本阶级政治服务的工具。“军队非政治化”,在理论上站不住脚,在实际上也是虚假的。“军队非政治化”隐藏着敌对势力改变我军性质的政治图谋。敌对势力鼓吹“军队非政治化”的目的,就是企图让我军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脱钩,把我军“化”入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政治之中。

 

3.1.3 抵制“军队国家化”的错误观点,捍卫党的执政地位

 

“军队国家化”割裂了阶级、政党、国家、军队之间的本质联系。在我国, 无产阶级、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军队,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是一致的。共产党是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无产阶级政党,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我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三者的阶级属性、奋斗目标和根本宗旨都是一致的。三者之间的这种一致,是靠共产党的领导来实现的。我军只有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才能保持自己的性质,真正做到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

 

党一旦丧失了对军队的领导权,也就丧失了执政的“首要条件”,就会丧失执政地位。西方敌对势力鼓吹“军队国家化”,把党领导军队和国家领导军队对立起来,其真实用意,就是要党放弃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以便为他们推翻共产党的执政地位、颠覆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扫清障碍。

 

总之,西方敌对势力鼓吹“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是三支毒箭,其险恶用心是要“化”掉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化”掉我们党的执政地位,“化”掉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化”掉我军人民军队的政治本色。这是敌对势力“西化”、“分化”图谋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对其进行深入批判和有力抵制,才能使“军魂”观念在官兵头脑中牢牢扎根。

 

3.2 坚信党的执政能力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党在军队中逐步形成和确立了一整套领导制度: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部队各级党委坚持贯彻民主集中制的组织原则;实行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团以上单位设立政治委员和政治机关制度;坚持支部建在连上等等。作为军队党的全部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军队党的基层组织与时俱进,这些年得到了全面加强。把党组织建设和基层建设捆在一起“同步建、同步抓”,就是新形势下加强军队党组织建设的新的有力举措。

 

这些年来,我军广大官兵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思想根子越扎越深,信念越铸越牢,行动越来越自觉。展望未来,三军将士将以更加自觉的实际行动向世人宣示:始终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的人民军队,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将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习主席的指挥,军魂永远不变。

 

3.3 践行为人民服务

 

军魂永远不变,在我军官兵身上集中表现为忠诚永不改变,信念坚定如磐。十年如一日锲而不舍地浇灌,使“党指挥枪”的观念已融入我军的血脉,成为广大官兵的坚强精神支柱。 

 

思考题:

 

1、为什么要忠诚?

 

2、忠诚品格有哪些?

 

3、坚决抵制资方敌对势力的“三化”图谋指的是什么?